洪绍乾使我沿着每一个字眼,溯流而上—记诗人笔若
2018-04-11 15:02:30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
洪绍乾近照

在每个人一生经历的舞台上,会有那么一刻遇见一件钟情的事物,然后突然成熟,成熟于一个平平淡淡的秋天。于世间而言,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,于我们而言,便是前所未有的晴天,有微风吹过肩,有一双笑着的脸。笔若于一个黑夜,遇见了诗,而我,同样。

洪绍乾、笔名:笔若,当代知名青年作家、诗人、摄影师、诗歌评论家。至今创作诗歌已15余年,现任中国后院读诗协会主席,中国若昕文学诗刊社理事长、社长、主编、青星书艺总监、《中国青年新秀作家》主编、青星文学影院院长、北京洪氏文化发展中心创始委员会成员,著有诗集:《脚趾上的下弦月》《笔若诗集》《晚秋拾叶》《秋天的命运》《青星》《抬头指望天空》《星月黑白》《母亲的嫁妆》《指尘与爱情》《给你一本诗集》,天下文学“文友杯”第五届文学大赛现代诗组评委、国际高级摄影师、中国信息化人才集团认证高级摄影师,中国艺术签名7段设计师,静夜诗社荣誉社长、沙城诗歌中心特邀编辑。《文学与艺术》特聘签约作家、评论员。曾在中华文学聚焦被评为“当代知名诗人”。并将诗集投入《中国当代知名诗人典集》出版并荣获“国学杯”三等奖,2017年9月荣获世界诗歌散文大赛诗歌一等奖,2018年在“北京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”以一首诗歌《我的手》“中国当代文艺名家名作”中荣获特等奖。且在2018年1月2日在北京国艺资文化中心的《中国观网》经文学界推荐“2017年度中国年度诗人”与余光中、余秀华、朱增泉、邵燕祥等诗人一同出现在年度评选的首选“2017中国年度诗人榜”上。

对于你,我只想说,哪怕宿命对你围追堵截,你依然深爱这艰难又拼尽全力的每一天。

此刻,我任性而又坚决的想写一幅画面,无关笔若的诗,无关我的文字,关乎的只有此时此刻的感触与疼痛,关于从未提及的字眼,可那儿的思念绵绵不绝,那儿的诗写的正烈……

一棵老树突兀,看不见一片叶子,却有一只鸟儿筑巢,冬去春又来,自此不断往复往复。衣衫褴褛的男子,站在树下,泪流满面。鸟看着他,他看着鸟,一言不发。

同样,于此刻。陌生的城市灯火通明,陌生的人花红柳绿,只有陌生的夜同样晦暗,只有陌生人同样的疼痛与孤独……

得到的终将逝去,逝去的已成永恒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这时候,不管是雪野的乡村,不管是繁忙的都市,所有人都会开始回忆,开始追悔,开始写字,不受任何打扰,没有任何限制。原野一望无垠,绿草青青无人践踏,野鸟掠过高耸的群山,继续那充满野性力量的飞翔。

然而,面对这一切,直白的文字都失去了力量,朦胧的诗如同火苗。而那火苗上又像是一丝落满灰尘的光,虚弱无地想要逃脱耀眼的阳光带来的尴尬压力,种种的对比像是错误与正确彼此覆盖,又彼此融合……

我想,这便是诗,这便是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的孤独。我想,我的心脏不过是水和风。但是我不会死掉。会活着,活在自己的诗与臆想中,等到白天,重新熄灭眼睛和耳朵之火,但却用一瓶药,一杯茶,一堆行将熄灭的火种把他绑在那里,就像谷仓门上的白嘴鸦一样。但是白嘴鸦如我一样,仍然活着。即使身体早已被钉子穿透。

我想,世上的图书多如牛毛,人们被迫匆匆一瞥,点一点头,交谈片刻,半解一知,然后离开。就像大街上,人们偶然捕捉到一个词汇,然后由此编织出一生。

我想,他们正在讨论一个叫做“笔若”的男子……

千万个影子摇晃,脚步坠地

我们成为彼此的自画像

被指摘,被涉及,被隔绝

昨日远山的玫瑰,将薄凉击退

被照耀,被锻造,被延伸

先知种下回声的种子

脚步照旧,起落照旧,黎明照旧


作者:李瑞祥

责任编辑:楚亭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